您好,盖德化工网欢迎您,[请登录]或者[免费注册]
  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493333开马 >
  • 企业实名认证:已实名备案
  • 荣誉资质:0项
  • 企业经济性质:私营独资企业
  • 86-0571-85586718
  • 13336195806
  • 专访丨《国风美少年》冠军贰婶:把优秀的传统文化唱给大家听
来源:本站原创  作者:admin  更新时间:2019-06-11  浏览次数:

  今年2月获得《国风美少年》冠军后,蔡翊昇(下文统称为艺名贰婶)的生活突然进入另一个高速轨道:他签约了专业的公司,日常排满各种课程,大大小小的商业合作纷至沓来……这位学生时代很是贪玩叛逆的青年坦言,当下自己对学习的渴求变得十分强烈,“觉得自己哪儿哪儿都不行”。

  见到贰婶是在2019年荔枝声音节上,当天他作为重磅嘉宾登台献唱《哪吒》与《倾城之恋》。台上稳健潇洒的表现与台下此起彼伏的尖叫令人感叹,这位国风音乐人中的领军人物果然实力与人气兼备。不过面对媒体的长枪短炮,这位新晋艺人明显还带有一点局促。听说本次专访并不需要拍摄,结束游园会互动后匆忙回后台补了下妆的贰婶瞬间放松下来,聊到兴起还会破功笑出鹅叫。

  无论是误打误撞地入圈、成为一名古风歌手,还是一路过关斩将拿下《国风美少年》冠军,都是贰婶此前人生中不敢想象的意外。

  提到人气越来越高、古风圈“标杆人物”“流量担当”之类的标签,他认真地表示困惑:“有吗?”

  问及新人辈出是否会有危机感,他一脸佛系:“危机感是你要很红、担心被超过才会有,我一直以来就没怎么红过,当然没什么压力。”

  即便不把自己定义为“古风迷”,你或许也曾沉迷过网络上同人剪辑、动画游戏片头片尾里的悦耳曲调,单曲循环火出圈的《锦鲤抄》《我的一个道姑朋友》……对于古风音乐,学界至今也未给出十分权威的定义,但经过十余年的发展,古风音乐已不仅仅只是一些爱好者在某些论坛、网站上的自娱自乐。

  从《寒衣调》《浮生未歇》这类填词翻唱,到以《倾尽天下》《琴师》等为代表的原创,再到《石楠小札》《狐言》等融入更多流行元素的歌曲,古风圈一直在用不断精进的创作向大众作出更为自信张扬的表达,也有许多年轻的粉丝因为爱上歌曲而去探究词句间的古典意象、旋律背后的民族乐器。结合一些更为大众熟知的“中华风”,近年还有不少规模较大的主题演唱会在人民大会堂、鸟巢等场馆举办,以“国风音乐”的概念打开新的市场格局。

  在贰婶看来,自己是个赶在好时候入圈、享受到了时代红利的幸运儿。作为圈内头部的“大大”,他享有与同样顶尖的词作、曲作、CV等优先合作的福利,也更容易产出质量好、传唱度高的作品。那些幕后阵容中现在走出去个个独当一面的名字,大都是跟他一起玩一起摸索成长起来的,其中也有很多像他一样,将曾经的业余爱好转化为了值得骄傲倚仗的职业能力。

  贰婶还记得自己第一次拿到商业合作的酬劳,是和好友合唱了某音乐合集里的一首歌,每人分到150元。当时他还是个上班族,经常夜晚录歌,慢慢地给身边人留下不务正业的印象。那笔酬劳虽然不多,但也给了他很大的鼓舞。“大家可以用爱发电,但不可能一辈子用爱发电。”贰婶直言,“商业化带来回报,愿意继续付出的人才会越来越多。无论什么圈子,走向商业化都是正常合理的事。”

  除了很早就推出个人专辑《不贰》,他也是圈子里最先“走出去”的那几个。“其实我很建议大家如果有合适的机会,去上一些节目,为圈子作一些发声。”圈内另一位古风音乐人winky诗今年去了另一档节目《这!就是原创》,贰婶就很关注,“我很喜欢他写的歌,希望有机会可以合作。”

  由于入圈门槛不高、版权意识淡薄,不可避免地有一些作品被嘲歌词矫揉造作、旋律侵权抄袭,成为外界抨击古风音乐圈的案例;也有一些不被同好认可为古风音乐的作品打着这一旗号招摇过市,拉低外界对圈内创作水平的认知。贰婶觉得从积极的角度解读,这恰恰也说明这一小众文化的确在走向更大众化的娱乐了,而他能做的就是推出更多更好的作品,帮助改变外界过去对古风圈的刻板印象。

  贰婶透露,下半年他将开启国内10个城市的巡演,唱歌给更多歌迷听。提起粉丝“贰货”,贰婶温和绵软的语气变得欢快跳脱起来,“他们天天吐槽我自拍丑。”或许在贰婶未来的课表里,马上还会加入一门自拍课哦。

  贰婶:生活上其实没什么变化,事业上变化会多一点。现在会有专业的团队帮忙打理工作,多了很多学习提升的机会,还有工作的机会,可以跟很多厉害的老师学习,这块让我很开心。

  澎湃新闻:从幕后歌手走到台前参加一些线下表演,再到《国风美少年》参与竞演,一路上觉得自己得到了怎样的成长?

  贰婶:很多年前我第一次去漫展,看到别人在舞台上表演,那时我很羡慕,想自己哪天也可以上去唱就好了。入圈至今这么些年,我的确积累了一些经验,肯定比以前会有进步,但越走我会越觉得自己还有太多的不足,现在就非常迫切地想要提升自己。

  贰婶:现在我的日常课程都排得满满的,有声乐课、钢琴课、表演课,还有健身等等。

  贰婶:可能会有这样的想法,但没还没有相关的计划,只是先学习起来。因为表演对于我在舞台上的表现,像是表情管理,会有很多帮助(笑)。

  贰婶:谈不上后悔,这个名字陪伴我很久,也让很多人认识了我,当时取这个名字时的确比较随意,谁知道我会唱那么久啦(笑)。

  只是现在接触新的平台、新的工作机会时,贰婶这个名字会显得不是那么严肃,所以同时我也会使用本名。

  澎湃新闻:你的粉丝名“贰货”有怎样的由来?和“贰货”之间有没有可以分享的事?

  贰婶:我忘了,我真的忘了……但是应该是我命名的吧?不然谁会叫自己二货呢(笑)。我的粉丝都很懂事、特别乖,他们知道做什么事会打扰、伤害到别人,所以一般他们都不会给我带来困扰。之前录节目时他们每一场都会到,帮我加油。其实上台我还是会感到紧张的,听到他们喊口号、给我应援,我就又有能量了。

  具体的事的话,像是今年年初我在广州办了歌友会,演出结束后粉丝全场合唱《悟空》,当时我在后台听到就很感动,他们很会给自己加戏啊(笑)。

  贰婶:不会诶,相反他们天天吐槽我“你能不能学学自拍?没见过自拍那么丑的!”

  贰婶:说不好……比如有的我觉得比较正常、没有心理预期很高的歌,听众非常喜欢,有的我很喜欢、花了很多心思去做的歌,发布以后反响就也还是那样……我也觉得很奇怪。

  贰婶:像之前我和Hita合唱的《楚歌》,我很喜欢这首,感觉自己唱得也蛮不错,但是反响比较一般……

  澎湃新闻:你曾经服过兵役,这样的经历在同行乃至同年龄的男生中都不多见,那段经历有没有对你之后的人生带来一些收获或是改变呢?

  贰婶:是的,虽然我只是当了两年义务兵,但那对我的性格影响真的非常大。以前我是一个挺叛逆的小伙子,去部队之后性格上我变得沉稳了。而且很多部队里的经历,对我后来生活中遇到一些事要怎么处理,有很大的帮助。

  贰婶:2011年时我参加YY举办的《古剑奇谭》翻唱比赛,接触到了古风音乐。通过那次比赛我认识了小鱼萝莉,然后进入了鸾凤鸣。

  澎湃新闻:现在鸾凤鸣也是国风音乐圈很有影响力的团体了,你感觉大家现在有变化吗?

  贰婶:感觉大家越来越懒了(笑)。团里的小伙伴很多并不是全职在做音乐,现在产出相比以前少了很多,但一直有在做新的作品。鸾凤鸣也来了很多新人,他们都很活跃。大家本来就是一群很沙雕的人,现在也是(笑)。

  澎湃新闻:以前你有发现自己在唱歌上有天赋吗?像是参加过校园歌手大赛这样。

  贰婶:初中参加过,大概排十几名,然后就被刷掉了。一开始只是喜欢唱歌,中间有稍微学习了一点,但没有认真在学,那时太贪玩了。

  贰婶:早期其实我并没有意识到要提升这一点,唱得多了自然慢慢会有进步,但不明显。现在我才发现自己原来哪儿哪儿都不行,迫切地想要提升自己。

  贰婶:早期我写得蛮多,后来虽然是有挺多存货的,但我会觉得写的东西不够好、太稚嫩了,挂牌流程!不敢发表给大家听。接下来我有创作的计划,之后的学习里也会涉及。

  贰婶:前段时间我很想给钢铁侠写歌,我完全不能接受他走了……不过这只是想法。可以透露的是接下来会出的新歌,跟我之前的作品有联系,先不讲太多,留给大家期待。

  贰婶:可能各大策划、曲作对我有误解,我觉得我很多歌都挺难唱的……最近在网络青晚唱的《燎原》,那首应该是现场唱过的歌里最难的。它的音域跨越我最低和最高,后面全在高音飙,节奏又快,气息很难控制。

  贰婶:一般也不至于完全唱不了,只是会觉得“好累啊” 。如果实在是难到没办法解决,我会再和创作者沟通做下改动什么的。

  贰婶:会,我是很爱尝试的人,不会拘泥于一个风格。除非自己真的驾驭不好,未来新歌我都会做尝试。

  贰婶:我特别希望能和小诗(Winky诗)合作,493333开马。像是他的《山鬼》《离骚》《菁华浮梦》我都特别喜欢。

  贰婶:的确,我们圈子就那么大,大多数音乐人应该都一起玩过了。我之前跟小诗还有小千有三人合唱过(《苍生无患》),但是我俩的合作没有,我很喜欢他写的歌,希望有机会可以约。

  在少年中国国风音乐节暨“青年人最爱的国风音乐”颁奖典礼上,获“原创音乐人”奖

  贰婶:突然很官方的一个问题(笑)。首先当然想要带给大家正能量,然后希望把我们优秀的传统文化、好的文学作品等用新的方式展现给大家。

  贰婶:正常一首歌的产出需要一到三个月,没有具体标准。像我自己快的一首歌只要一两周、两三周,慢的一两年都没做出来。因为很多人不是全职在做,创作需要灵感,好的作品也需要反复打磨。

  贰婶:我们公司不一样,他们都挥着皮鞭催我去健身、去上课(笑)。目前是有在制作的新歌,时间上没特别要求,首先要保证质量,希望每一首都能得到大家的喜欢。

  澎湃新闻:说到国风音乐,其实圈内最早是通过重新填词翻唱别的歌曲发展起来的,也有一些作品存在借鉴、模仿乃至抄袭的非议,对此你怎么看?

  贰婶:首先我们现在还是个很年轻的圈子,从诞生到现在就10来年,过程中肯定会有问题,但并不是多数。其实你刚提到的现象只是极少数,我们更多的小伙伴还是在努力做创作和创新。

  澎湃新闻:有人说像是河图、音频怪物可以算国风音乐圈的第一代代表,那你觉得自己算是圈内的第几代呢?

  贰婶:你说的问题,上次刚好有个颁奖礼我们几个碰到在聊。我之前也以为河图、老妖他们算是第一代,但那次河图说不是,像是董贞、心然才是真正的第一代,河图觉得自己是第二代。所以我觉得自己应该算第五、第六代吧?因为我入圈算晚的,我接触到这个圈子是在2011、2012年,真正了解后圈子已经挺强的了。

  澎湃新闻:现在市场上也有一些号称“国风”的歌曲,内里其实很粗制滥造,歌词矫揉造作强行押韵等等,反而影响外界对圈子的看法。对这种现象会不会觉得挺无奈厌烦的?

  贰婶:这种现象也是有两面性的。一方面是会有点无奈,粉丝也经常会说“这根本不是我们圈子里的东西” ,但恰恰这些会被更多人听到,无论听众是不是喜欢。而真正优秀的作品却反而没有那么高的传唱度了,我想这跟推广方式也有关系。从另一方面看,这说明喜欢国风音乐的人越来越多,有了市场,就有人会关注和投入。当然我是希望大家能推出更多质量好的作品,让听众听到更好的歌。

  澎湃新闻:从用爱发电到越来越正规化、得到商业上合作的机会,你可以说是见证了这个圈子的迭代,对此有什么感想?

  贰婶:其实现在回顾2013、2014年,圈子刚刚开始商业化时有很多的质疑跟骂声,但在我看来没有合理的商业化,我们的圈子可能也剩不了几个人了,大家可以用爱发电,但不可能一辈子用爱发电。

  像是鸾家以前很多人是学生,在学校里空闲时间比较多,可以没日没夜地做音乐,但进入社会、有了家庭、要养家糊口,能分给音乐的精力就少了。商业化带来回报, 愿意继续付出的人才会越来越多。无论什么圈子,走向商业化都是正常合理的事。

  贰婶:应该是很多年前接了一个音乐合集的歌。记得报酬是300块,我和蛙蛙(流浪的蛙蛙)合唱,然后一人150(爆笑)。

  贰婶:以前我开始唱古风时,身边人根本不理解我在干嘛,觉得我不务正业。但现在喜欢的人多了,大众接受度高了,我作为歌手也有了更多发展的机会。我相信我们的圈子会越来越好,大家一起努力用好作品来改变外界的歧视和不理解吧。

  澎湃新闻:这些年圈内有人向商业化转型,也有一些人气很高的歌手、CV,选择淡圈、隐退、专注三次元的生活。你有感觉身边同行的人变少了吗?会感到寂寞吗?

  贰婶:还好,确实有一些朋友退圈了、不那么活跃了,但幸运的是我最好的朋友都在,我们一直在合作出新的东西。我觉得并没有寂寞一说,你看,前面的大佬都还在,一起走的伙伴也在,后面还有新人不断加入。我算是赶上了好时候,前路已经有很多前辈走过,而我幸运地成为了中途享受到红利的人。

  贰婶:不会啊,我一直以来没怎么红过,当然没什么压力(笑)。我觉得危机感是你要很红、担心被超过才会有,本身我就没有怎么红,还在努力奔跑,无所谓啦,让自己变得更强大就好了。